叶不修酒品好

【全职高手/ALL叶】律政TVB(一发完结)

#阿花我又回来了!#

#刷怒火街头的空档来一发#

QAQ为何还是不能艾特阿师...阿师你看到了么,说好的TVB律政!然后坐等你的NGNL!


【旁白】

 

唇枪舌剑滔滔不绝,据理力争口若悬河,他们无孔不入,风云吐于行间,珠玉生于字里。他们忠于自己的当事人,不论是谁都一视同仁。他们有着自己的坚持和智慧,无形的绳索将他们捆绑缠绕,他们的一生都牢牢绑定在名为法律的枷锁中。

 


【片段】

夜幕随着时针的滴答声渐渐降临,天空中的晚霞被乌云无情的遮蔽吞噬,空气也显得特别稀薄,云上滚滚雷声,仅存的阳光微弱的射向高楼,在落地窗上映射出楼内两个模糊的身影。

“叶秋,我最后问你一次,副厅长的案子你到底接不接!”陶轩涨红了脸,近几乎是咆哮着把桌面上的文件一把扫到地上,双手重重敲桌,发出巨响,“不要再拿任何理由搪塞!”

“呵呵,哥从未搪塞。”叶秋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陶轩。“只有人能得到法律的保护,人渣不配。”

又是这句话!又是这该死的语气口气!陶轩紧紧攥住拳头,闭上眼脑海里回闪过无数个相似的画面。画面中叶秋永远是那样叼着根烟,轻描淡写的一句维护正义坚持原则,得罪一个个权贵,到头来自己哈腰点头鞠躬帮他擦屁股。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陶轩压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用一种冷静的接近残忍的声音问:“如果我这次一定要你接呢?”

“那就,解约吧!”

窗外的天已经近乎完全黑暗,只有云脚上的滚滚雷声,终是化作落雷,劈开黑暗。

 


【片段】

“我次奥啊你你你你谁啊你不是那个没到领退休金年龄就拍拍屁股走人消失了三个月没和大家和我联系的那个谁谁谁么!你妈的怎么跑这儿来了这儿可是gay吧!”黄少天一把抓住了面前失踪多日的男人,疯狂的摇着他的领子,企图让他吐出一字半句的解释。

周围的人毫不掩饰的投来“哟!看热闹谁嫌事大”的目光。

叶修眼疾手快一手搂住黄少天的腰一手捂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凑在他的脖颈间低声说:“别闹,哥这儿盯人呢。”

黄少天瞬间觉得脖子上有一团火在燃烧,被捂住嘴的他只能呜呜几声以示抗议。【然后他的头上升起了文字泡】

“放心,哥可没这么容易走。这不是跟着新东家接了个大案子盯梢呢。”吧台前,叶修依偎在黄少天怀里,叼着烟翘了翘烟头,“……看三点钟方向那个男人,艾玛,大庭广众乘骑式!”

某大型道具黄少天看了看怀里的人,揉了揉鼻头,奇迹般的一言不发。

 


【片段】

叶修站在墓碑前,深深的吸着气,像是想把周围的空气全部吸入体内,附着在肺泡中,来加深自己生命的重量。

墓碑的右侧是一株巨大的柳树,平日低垂的枝叶盖住了上面的姓名。叶修伸手将柳枝别在墓碑后,墓碑上“苏沐秋”三个大字真切分明的灼伤人的眼球。

树外是阳光灿烂生机勃勃,树下是一片阴翳满满悲哀。

“我又来看你了。”

“沐橙很好,我也很好。”

“这次来是更正上次的错误。上次我说嘉世落寞了,现在我要郑重的告诉你,苏大状,嘉世没有倒!”

 


【片段】

“……综上所述,我认为我的当事人是被原告诬陷,请法官大人裁决。”

冷脸铁面的法官扫了一眼面前带着假发身着西装的男子,一字一顿的说:“本席宣判,被告胜诉。”

被告闻言激动的跑到律师面前拉着他的手,声泪俱下诉说感谢。

看着被告神色言语中掩饰不住的爱慕,冷脸法官的脸色不自觉又黑了一些。

叶修抬起头,正对上韩文清射来的目光。他挥了挥手,随即捏成拳头。【缓缓伸出了中指】

老韩,我回来了。

叶修,欢迎回来。

 


【片段】

叶修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法庭上担任被告的角色。窃取公司内部信息资料,这是陶轩临走前挥向他的最后一刀。

原告的律师刘皓在看到被告律师席位上的人后,满脸的得意转变为惊恐。

周状周泽楷,继叶修后律师界第一人。

在刘皓的位置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前后第一人交谈甚欢。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背过了身,惊恐变成了惊吓。

观看席上,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张新杰,孙翔……一位位千金难求的律政界大佬此时就像菜市场的白菜一样整齐的码在那里。

他甚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抱怨周泽楷多么多么卑鄙无耻的抢走了为叶修辩护的机会,后者点头,之后扭过头冲自己微微一笑。

刘皓顿时觉得心下一凉。

 


【片段】

叶修一丝不苟的戴着假发穿着熨烫整齐的西装,他的身后是同样头戴假发身着西装的众人。

他们行走在清晨,道路两旁的景物随着他们的前行逐渐后退。

灰蒙蒙的天空开始有一丝光亮。

那群人,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勇气,行走在正义的大道上。

他们的步子越来越快,天边的光亮也越来越明显。

最后他们开始全力奔跑。

天空终于破晓。

 

【落幕】

 


评论(4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