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修酒品好

【全职高手/ALL叶】blumenkranz(01)

东京喰种poro,正经向

脑洞 @从师走到睦月 QAQ阿师我第一次艾特成功你呢!!!

然后准备是和阿师的一篇连文

没有看过漫画所以……嗯!就这样吧!

READY?→GO!


01

傍晚的夕阳收起它最后的一缕锋芒,夜黑随着远处钟楼的滴答声缓缓降临,清冷的月光散落在街头巷尾,给整片大地带来一丝微薄的寒意,时有寒风卷起几片落叶拍打在街道,嘶嘶划过地面,催促着无知可怜人的离开。

在月光都不愿眷顾的某个鼠蹊小弄,没有人能看见,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蜷缩着颤抖的身体,趴在地上不住的用双手抠抓捶打着地面。

不过,就算是有人碰巧路过,也只会张皇失措惊恐的跑开。

毕竟从来不会有人类会对一只喰种升起同情之心。

弄堂尾电线杆年久失修忽明忽暗,乌鸦啄击着灯泡,发出兹兹声,勉强转移着邱非的注意力,却无法减轻他身上的一丝伤痛。身体所感知到的剧烈疼痛让他的大脑保持着高度的清醒,他用手勉强支撑起身体,缓缓移动到颓败灰暗的墙角。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耗尽了他仅剩的最后体力。

“陶轩……刘皓……”

邱非从齿缝间挤出了这两个名字,一股怒火冲上心口,他开始抑制不住的咳嗽,带动了全身密密麻麻细细密密的无数伤口,一股难以言说的剧烈疼痛蔓延到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放在旁人眼里,邱非是嘉世共存派的代表,嘉世核心中的核心。不论是谁,在嘉世见到他,总会毕恭毕敬的叫一声“邱非哥”。

面对这种称呼,邱非也只会淡漠的点一点头,当做是打一声招呼。

他从来不会像进攻派的刘皓那样,对着谁都笑脸迎人八面玲珑。

人如饮水,冷暖自知。

在嘉世的内部,共存派和进攻派,格格不入的地方向来不只是两位代表的性格处事。

共存派主张人与喰种的和谐相处,而进攻派却极力鼓吹扩大人和喰种之间的矛盾,将人类放在喰种附属品的位置,认为喰种才是世界上唯一具有自由生存权力的物种。

甚至提出了人类基因克隆繁殖圈养计划,尝试着将人类以一种极端残忍的方式进行复制。

这个计划进展的十分隐秘,隐秘到整个嘉世只有陶轩和刘皓才知道它的具体实施规划。

所以当邱非无意间在刘皓的办公室里看到这份有着两人签字的文件时,无法压抑的怒火迫使他第一时间冲到了陶轩面前,扯着他的领子质问。

现在想来,他能“偶然”发现那份文件,导致现在的灭顶之灾,是早就被有心人设计好的。

从很早很早以前,他就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他的命运在棋局的一开始,已经被牢牢捆绑于死亡。

身上的疼痛已经到达了他身体机能所能承受的极点,他的眼前不再是一片清明,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又一层的叠影。背后的灰墙已经被他渗出的血液染红,滚烫的血流过地面,蜿蜒出诡异的痕迹,鲜血和空气,冷与热的交织,让这个小弄扭曲变形。

眼前的电线杆明暗交错,邱非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眼下唯一的支撑依靠,却绝望的发现那根杆子离他如此遥远,仿佛在嘲弄他当下的狼狈和脆弱。

意识随着鲜血的不住流淌一点一点从他的体内抽离,邱非睁大了眼却什么也看不见。供血不足导致他的双目不再成像。他只能蜷缩着身体细细数着心脏逐渐微弱的跳动。

“对不起,首领……”

邱非用自己心脏的跳动声无声的道歉。向着他所敬爱的,创造了嘉世的那个,无比强大无比温柔,然而死掉的,那个男人。

他无比感激自己的大脑还能有着一丝的清醒,能在脑海里最后刻画出那个男人的样子。

“邱非,我跟你说,嘉世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我?我到时候就退休了。带着沐橙,找到孩子他妈,从此老婆妹子孩子热炕头!”

“总有一天,人类能够和喰种和平共处!”

“少年,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呢!”

首领……苏沐秋……对不起……

我想……活下去!

那是最后的最后,邱非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就连抬起一根手指的能力也被无情夺走。他用尽全身力气耸动着面部的肌肉,转移自己的眼球,让它们朝向自己心中光亮的那个位置,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然后他被人凌空抱起,抗在了肩头。

一时间,五脏六腑受到肩膀的冲击,剧烈的疼痛排山倒海般袭来。

“少年,忍一下,待会儿哥就换个温柔点的姿势。”

邱非条件反射睁开了眼,惊喜的发现自己又能够模模糊糊看见了。

他的身体,被一只纤长的手稳稳扣在肩头,那人身上披着色彩怪异的斗篷,另一只手则撑着一把巨大的金属伞。

边上电线杆像是接通了某种不知名的电源,爆发出了巨大耀眼的光,灼伤了邱非的眼球。

金属伞遮蔽住了大部分的光线,剩余的光在那个人的身上隐隐晕开。

“少年,”那个男人脸上绽开了一抹笑容,“别急着死啊!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呢!”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