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修酒品好

【全职高手/ALL叶】时间旅行者(一发完结)

给 @从师走到睦月 的贺文!

阿师!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虽然你点的是心脏3+2_(:з」∠)刚才拖拉着看完电影没有意识到今天会断网是我的错……那个“+2”的部分就当做番外吧!

最后强调一次!

阿师生快!


1

破败的废弃仓库在黑夜的寒风中瑟缩,纠缠的粗大电线七零八落蜷曲暴露在地面上,伴着满地金属黄色子弹头的装饰。仓库里间歇传来钝物敲击地面的浑厚碰撞声编织成昏暗与混乱的乐章。

  喻文州一个人站在仓库中央,手上造型诡异的法杖划过地面,震起了地上散乱的子弹头。微微带着焦味的腐肉的破败味道让一地的血迹看上去更加倒人胃口。悬浮在空中一重又一重的重力加成符咒制造出的压强差把地上的苦苦哀求的人碾压的血肉模糊。喻文州微笑着准备最后一次挥下灭神的诅咒,给对方以最后一击。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男人突然打着哈欠凭空出现。

  突然到,着地时,脸朝下。

  喻文州微微有些发愣,看着面前的男人慢吞吞翻过身,一边拍着身上沾染的血迹和灰尘,一边半蹲着爬起来。之后男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用刚刚拍过血和灰的手掌拍上了喻文州的肩膀,“好久不见哪文州!”

  男人讲这话的时候很轻,语调也很懒散,却给人满满的真挚感,让人完全无法怀疑他话里的诚意。

喻文州不着痕迹的握紧了手上的灭神的诅咒,“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们见过么?”

“啧,来早了么……”男人摇了摇头,“少年你不要在意,就当大哥哥我刚才在放屁!……等一下,文州,你这是在杀人哪!”男人侧过头看了看四周,“不得不说还挺有创意,不过太浪费,补魔什么的对于现在的你也挺吃力吧。老魏那糟老头子就没教着你点?”

听到面前男人轻描淡写的言论,喻文州心里冒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他抬手挥下了法杖,完成了咒术的最后叠加,地上的人也顺势被压成了血块。

顺利完成作业的喻文州心里并没有往常的喜悦,他盯着一旁围观了全过程的男人,“既然阁下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恳请告知您的姓名。”

男人看起来并不惊讶,“少年,我知道你们这行,互相告知姓名要么变成同伴,要么嫩死对方。”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怀表,“大哥哥我的时间不多,名字什么的都是浮云,我们来日方……”

没有说完那句话,那个男人就凭空消失了,只花了喻文州眨了一下眼睛的时间。

呵呵,来日方长对么?年轻的喻文州对着男人消失的方向微笑。

我会记得,你欠我一句,来日方长。

 

 

2

“哦我日!张新杰你轻点!”

男人坐在病床上晃荡着双腿,一边享受着服务一边抱怨对方的动作太过粗暴。

闻言,张新杰分开镊子腿,扔下了手上沾满血液的棉花球,打开了两个医用搪瓷罐推到男人面前语气诚恳的说,“既然前辈嫌恶的动作粗暴……这里有两罐棉球,前辈猜猜那一罐里的是酒精棉球?”

刺鼻的酒精味在空气里环绕,刺激着男人的神经,让他条件反射般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干笑着推远面前的搪瓷罐,“新杰啊……”

“答案是两罐都是。前辈,每一次你出现在我面前,都是一身的伤。”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变魔术般的从背后拿出一袋医用棉球,用镊子小心的夹起,继续刚才的动作。

男人乖乖闭上了嘴,眼睛却忍不住四处张望。周边的环境非常好,好的大大出乎了男人的意料。两张病床整齐的排放,床上的被单铺的棱角分明,被子是标准的军训用豆腐块。木质办公桌上资料纸张叠放的整整齐齐,边上的药柜里,药品按照瓶身大小和功效一字排列。

“新杰啊,你现在这是当上校医了吧。”男人漫不经心的挑起话题,随即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答。

男人的眼光扫过一尘不染干净的能照应出人脸的地板瓷砖,默默脑补着有女学生跑来找校医,校服短裙下的胖次被清晰映照在地板上的画面。嘿嘿,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咳,新杰啊,我记得上一次来看你,你不是还在做黑医么?怎么就当上校医了?”男人清了清嗓子,又一次挑起了话题。

“前辈如果真的想知道,不如去看看过去的我经历了些什么。”最好一直都呆在我身边。当然后面那句话张新杰并没有说出口,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药已经上完了……根据以往的经历和我的计算,前辈你应该走了。”

男人抬手挠了挠头,从外套里掏出一个怀表,“你总是对的。新杰,下次再见。”

 

 

3

外界盛传武林盟主肖时钦罹患重病,因而雷霆才不惜血本对外求购千金之方。

只有戴妍琦知道,肖时钦是为了一个男人。

一个拿着古怪伞的衣着古怪的古怪男人。

戴妍琦在经过盟主房前时不慎瞄到,盟主和那个男人一同论道饮茶。那时候盟主脸上的笑容真切到没有一丝疲惫,尽是满从心底踊跃的欢欣。

“前辈,你愿意留下来么!”那一天,肖时钦鼓起了全身的勇气向男人提出了请求。

“啊……老肖啊……这个,不是我不肯留……那啥!对!雷霆太穷了!你也知道凤凰非竹实不食,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

门外的戴妍琦很生气,生气到她一晃神,抬眼后那个男人就这么凭空不翼而飞了。

第二天的肖时钦还是面色温和,可是戴妍琦能觉察的出他心底的挣扎。

所以她天天期盼着盟主房里出现过的神秘男子能够再度出现。

直到肖时钦追捕魔教,被偷袭成重伤,危在旦夕。

雷霆遍访名医,得到的答案却让人心寒。

病床上的肖时钦遣散了所有的弟子和仆人,想独自一人等待死亡。

大限将至的那一晚,戴妍琦偷偷跑到盟主房前哭,却听到了屋内有人碎碎念。

“老肖啊,这可是哥特地穿到霍格沃兹找大眼捯饬的药,专业不对口什么的你就给无视了吧!妈个鸡连个魔教教主都艹不翻你还做什么武林盟主……”

之后的碎碎念戴妍琦并没有听清楚,但她清楚地感受到两件事。

盟主有救了!

新大门打开了!


评论(14)

热度(188)